<rp id="tlcrx"></rp>

  1. <button id="tlcrx"><object id="tlcrx"><menuitem id="tlcrx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<tbody id="tlcrx"></tbody>
    1. 歡迎訪問“中國水利”網
     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準許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業務的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:10120170019
         
             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87fuli福利院
       
      生死黃三角
      ——黃委利用調水調沙流量為黃河三角洲生態補水記
       
      分享到:
      2021-08-05
       

      河口濕地的鶴群 (徐樹榮 攝)

      補水后的黃河三角洲 (張延麗 攝)

      2021年刁口河生態補水 (梅濤 攝)

        □特約記者 秦素娟 通訊員 毛夢婕 神盈盈 張立傳

        誰能想到,一條波濤洶涌、奔騰咆哮的萬里巨川,有一天會英雄末路、命斷尾閭,匍匐成一段干涸的河床,徒留生命的追憶和嘆息?

        誰又能想到,這條多次失血的大河,有一天會起死回生,重新沖開生命的流路擁抱大海,挺起自身和共和國最年輕土地的脊梁?

        這便是黃河,這便是河口,這便是黃河三角洲(以下簡稱黃三角)!

        長歌當哭黃河口

        水是河流的血脈和生命。一條河是否健康,當看“水體”,而一條河是否活著,當看尾閭。

        黃河,中國古代獨流入海的“四瀆之宗”,孕育中華文明、代表中華民族精神的母親河,一條多年平均輸沙量16億噸、世代造陸不息的大河,進入20世紀下半葉,竟多次斷尾、數度瀕死,只能遙遙望海興嘆。

        據史料記載:1972年4月23日,黃河在山東境內最下游第一次發生斷流,時間19天,長度278千米。這在當時并未引起人們的警覺。

        但此后,黃河頻頻斷流示警。有關資料顯示,從1972年到1999年的28年間,黃河入海前的最后一個水文站——利津水文站,有22年發生斷流。進入20世紀90年代,黃河更是年年斷流,而且天數遞增、時間提前、范圍擴大。到1997年,黃河發生歷史上最嚴重斷流,利津水文站全年斷流226天,斷流河道長達704千米,約占黃河下游河道長度的90%。

        黃河將變成季節河、內陸河的輿論一時甚囂塵上,甚至有外媒發文認為,從長遠看,黃河文明已經開始走向衰亡。

        “行動起來,拯救黃河!”為此,中國科學院、中國工程院163名院士聯名向黨中央上書,并向海內外炎黃子孫振臂高呼。

        這,并不只是一條河的生命之殤。專家斷言:黃河斷流所帶來的災難,如對工農業生產、土地沙化、濕地萎縮、海岸線侵蝕等,將比洪水所帶來的更甚更巨!

        這些災難已在河口上演。

        黃河河口是黃河來水來沙的承泄區域,由近口段、三角洲及濱海區組成。作為河口地區的核心地帶,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(以下簡稱黃三角保護區)總面積15.3萬公頃,包括黃河現行流路清水溝、黃河故道刁口河兩大區域,主要保護對象為河口新生濕地和珍稀瀕危鳥類。

        黃河斷流后,因淡水資源匱乏,在清水溝區域,濕地生態平衡被打破,導致海岸線蝕退、海水倒灌、土壤鹽漬化程度升高,濕地生態系統急劇惡化。據統計,20世紀末與20世紀70年代相比,濕地萎縮近50%、魚類減少40%、鳥類減少30%……黃三角保護區大汶流管理站站長周英鋒說:“1997年之前,這里號稱‘北大荒’。”

        黃河故道刁口河自1976年5月停止行水后,沿線的生命之綠一步步涸退。從照片上看,龜裂的河床就像一片片曬干的魚鱗,枯死的樹樁猶如一段段燒焦的木頭。

        黃河斷流也扼住了黃河入海口城市、黃三角中心城市東營的“咽喉”。

        該市因石油而生,但有水方興。據了解,該市每年90%以上的水資源需求量依賴黃河供給。1992年,黃河斷流最危急的時候,東營市全部飲用水量僅能維持7天。1997年,勝利油田因缺水,200口油井被迫關閉,山東省工業生產的直接經濟損失高達40億元。時任東營市市長石軍說:“在斷流最緊張的日子,一看到黃河中上游來的人,一看到水利部門的同志,我就想代表180萬父老鄉親給他們跪下……”

        寶貴的黃河水,不只是尾閭河道的命脈,也是河口生態系統的命脈,更是河口這座新興城市經濟社會發展、人民群眾安居樂業的命脈。

        誰來救救黃河,救救這片生命之洲?

        手牽黃河跟我走

        清水溝流路3號鳥類觀測站附近,奔流的黃河水通過引水渠和“U”形沉沙池,穿過2號補水閘門,汩汩進入濕地。

        刁口河流路內,黃河水一路向前,途經一千二管理站瞭望塔時,轉入襯砌渠道,在泵站的轟鳴聲中,翻著浪花奔向濕地核心區。

        這是2021年7月上旬,汛前黃河調水調沙期間,記者在黃三角保護區看到的情景。

        據了解,為緩解黃河流域水資源供需矛盾和黃河下游斷流形勢,根據國務院授權,黃委自1999年3月開始實施黃河水量統一調度,并于2002年起啟動黃河調水調沙試驗,到2005年正式投入生產運行。

        “從2002年到2007年,黃委水量調度主要目標是實現黃河河道不斷流。從2008年開始,黃委正式把水資源調度與管理的重點轉向實現黃河功能性不斷流,開始結合汛前黃河調水調沙有計劃地進行黃河下游生態調度實踐,向黃三角濕地生態系統人工補水。”黃委水調局副局長可素娟說。

        所謂功能性不斷流,就是在確保生活用水的基礎上,滿足輸沙用水、污染物稀釋用水、河道及河口生態用水等,并最大限度地滿足工農業用水需求。

        山東河務局水調處副處長孫遠擴告訴記者:“2008年黃河調水調沙期間,黃委首次有計劃地向黃三角清水溝流路濕地補水;2010年,又啟動了黃三角生態調水暨刁口河流路恢復過流試驗。從那時開始,通過兩條流路持續向黃三角濕地補水。”

        10余年來,黃委不斷探索、完善黃河水沙調控機制,利用干支流水庫群實施跨時空聯合調度,并先后啟動黃河下游生態流量試點工作,開展黃河下游生態調度實踐,確定以黃河河口濕地、濱海重鹽堿區生態修復項目為重點的生態調度方案,實施黃三角應急生態補水等,持續加大黃三角補水力度。

        補水期間,山東河務局加密水情分析,及時批復補水計劃,加強7日滾動引水計劃管理等,保障補水有序進行。孫遠擴說:“特別是今年,黃三角保護區13個取水口首次全部打開,力爭多補水、補好水。”

        河口管理局防汛辦公室水調科副科長聶莉莉介紹,2008年以來,每年黃河調水調沙之前,該局都主動與黃三角保護區聯系,確定補水方案,根據大河水頭演進情況適時開展生態調度,全力補水。同時,該局爭取地方投資,實施清水溝挖河固堤、刁口河清淤工程,共計開挖疏浚河道60余千米,進一步打開生態調度空間。其中,清水溝一期工程施工期間,多種機械輪番上陣,近萬人參加,累計開挖疏浚河道53.6千米;刁口河施工時,河口管理局組織近百人披星戴月搶進度,35臺挖掘機連軸運轉,趕在水頭到來前疏通河道8.6千米。

        作為刁口河生態補水總調度,河口管理局黃河故道處副主任劉印才每年補水時都住在崔家節制閘,隨時監督調整流量,有時一天要提、壓閘門8次,整晚無法入睡。2020年補水時,因流量大而流路中游狹窄,阻水嚴重,劉印才與地方協調啟用馬場一支渠,實行雙渠道補水。“今年,我們從一開始補水就啟用了馬場一支渠,水頭到達保護區僅用81個小時,為歷史最短時間。”劉印才說。

        為確保生態補水順利下泄,河口、利津河務局水行政執法人員全體出動,為補水護航。因輸水距離長50余千米,涉及20多座取水閘等阻水建筑和大量稻田、藕池、魚塘等,管理極為困難。為保證生態補水專水專用,河口河務局綜合執法專職水政監察大隊在全面摸底調查、明確重點河段和監督單位的基礎上,帶著水和食物,穿越一人多高的蘆葦,晝夜巡查或輪流蹲守,發現問題及時制止。專職水政監察大隊副大隊長王學峰說:“如果我們不加強監管,水還沒到保護區,就被引沒了。”

        手牽黃河跟我走,護送血脈入海流。據統計,2021年利用汛前黃河調水調沙等大流量過程,共向黃三角生態補水1.57億立方米。2008年以來,結合黃河調水調沙以及河道大流量時有計劃補水,累計為黃三角補水8.39億立方米。按山東濟南大明湖一般蓄水量32萬立方米計算,黃三角累計補水量相當于2600多個大明湖。

        大河之治看河口

        河還是那條河,河口還是河口,黃三角也還是黃三角,但它們早已不是斷流時和補水前的模樣。

        據可素娟介紹,實施黃河水量統一調度后,自1999年8月12日開始,黃河下游干流再未出現斷流。到今年8月12日,黃河干流將實現連續22年不斷流,山東河段連續18年無預警。

        利津水文站是黃河不斷流的“話語權”站。該站站長張利說:“通過黃河水量統一調度和連年調水調沙,河道持續下切,過流能力不斷加大,利津斷面年徑流量大幅提升。”

        據統計,2011-2020年度,黃河利津水文斷面年均徑流量212.9億立方米,較1991-2000年度均值多78.61 %,較2001-2010年度均值多37%。2020年,利津水文斷面年徑流量359.6億立方米,達到黃河水量統一調度以來最大值。今年汛前黃河調水調沙期間,該站最大實測流量4030立方米每秒。

        另據黃委水調局提供的數據,實施黃河水量統一調度至今,黃委通過引黃供水工程引黃濟青22次、引黃濟津7次、引黃入冀18次,累計跨流域送水約204億立方米。

        春來草長鶯飛,夏至碧波蕩漾,秋到荻花飛雪,冬臨萬鳥翱翔……滔滔黃河水經利津進入河口,“輸血”黃三角,河水過處,四季煥彩,萬物共生。

        據了解,2008年黃委首次實施生態調度,黃三角清水溝區域濕地核心區即增加水面面積223公頃,入海口附近增加水面面積1200萬公頃。2020年,黃三角生態補水更是創下補水量最高、補水范圍最廣等多個歷史之最,在黃河河口近海水域,人們還發現一條成年黃河鱽魚活體,這是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,首次在黃河河口發現黃河鱽魚活體。而在黃河河口萊州灣產卵孵育場核心區,不同種類的魚卵、仔稚魚密度比2017年增加3倍至10倍。

        萬畝檉柳林、萬畝黑嘴鷗繁殖區、近萬畝蘆葦濕地……這是刁口河流路補水后的顯性成效。一千二管理站站長王天鵬說,通過11年生態補水,刁口河流路濕地補水面積達2000公頃,珍稀瀕危物種得到有效保護。

        清水溝、刁口河雙管“輸血”,改變了以往單一現行入海流路區域生態系統良性維持困難的局面。據黃河水資源保護科學研究院綜合監測,2020年生態補水后,黃三角蘆葦沼澤濕地面積達1.73萬公頃,恢復至20世紀80年代水平,較2008年增加5800余公頃;清水溝流路濕地恢復區內樣地植被較2015年增加3科13種,刁口河流路濕地恢復區內樣地植被較2010年增加16科43種;清水溝流路濕地補水區及影響區地下水位抬升45厘米至100厘米,10厘米層和30厘米層濕地土壤含鹽量平均下降55%和41%;黃三角近海27‰等鹽度線包圍面積達2700多平方千米,較2020年補水前增加2300余平方千米,向外海延伸范圍明顯擴大。

        “連續多年的監測結果顯示,通過持續生態調度和生態補水,黃三角生態環境得到極大改善,呈現出持續改善、積極向好的發展趨勢。”黃河水資源保護科學研究院生態環境研究室主任葛雷說。

        生態好不好,鳥兒來“投票”。

        隨著淡水濕地水量補給、地下水位抬升,黃三角保護區鳥類棲息地面積有效恢復,生境質量顯著提高。據黃三角保護區監測,鳥類從2005年的296種增加到2020年的370種,數量達600多萬只。

        “珍稀鳥類東方白鸛今年繁殖257只,已連續十幾年在保護區繁殖幼鳥;世界易危鳥類黑嘴鷗的數量增長較快,今年已發現2177巢,繁殖種群達6600余只;2018年至2020年,丹頂鶴連續3年在保護區野外繁殖成功,刷新了我國丹頂鶴繁殖成功的最南邊界……”周英鋒說。一千二管理站科研股股長許加美也告訴記者:“去年,我們在刁口河區域監測中,還發現兩三千只灰雁、3000多只灰鶴等大種群。”

        “中國東方白鸛之鄉”“中國黑嘴鷗之鄉”“中國最美濕地”“國際重要濕地”“生態中國濕地保護示范獎”……在黃河水的滋養下,黃三角保護區生態環境持續向好,生物多樣性明顯增加,生態榮譽接踵而至。

        “對標三江源,持之以恒推進生態文明建設”,這是記者在大汶流管理站看到的宣傳語。據周英鋒介紹,作為中國暖溫帶最年輕、最廣闊、保存最完整的濱海濕地生態系統,目前,黃三角保護區正在申請建設黃河口國家公園,以與三江源國家公園首尾呼應,構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格局和生態安全屏障。這份底氣,水是根本!

        萬里而來的黃河水也深深惠澤東營。采訪中記者注意到,該市周邊濕地綿延,市內湖泊水波蕩漾,城里城外皆是綠意。據《2020年東營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》:2020年全市實現生產總值2981.19億元,按可比價格計算,比上年增長3.8%;“十三五”期間地區生產總值持續上升,2020年較2016年增長552億元。

        黃河潮水連海平,河口欣欣共潮生。如今,黃河、河口、黃三角已跨越斷流造成的生死危機,邁入黃河功能性不斷流、黃三角生態系統整體向好的新的歷史進程。但黃河水少沙多、水沙關系不協調的自然特性并未改變,小浪底水庫對黃河調水調沙后續動力不足的問題尚未解決,大水漫灌、高耗水作物面積不斷擴展等浪費水現象依然存在,黃河保護治理仍是一個沉重而宏大的命題,特別是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重大國家戰略之下,無論是黃三角、三江源、黃河流域,還是沿黃9省(區),乃至整個中華民族,都須鑒往知來、接續努力!

        來源:中國水利網站 2021年8月5日

      秦素娟 毛夢婕 神盈盈 張立傳
      責任編輯:李旸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 
      惠金河務局:安全防疫、雨毀修復兩不誤
      老照片見證“她力量”
      水利部召開黃河流域河湖管理保護工作推進視頻會議
      河南惠金河務局:河地聯手防臺風 青年黨員戰“煙花”
      汪安南主持召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專題會議
      歡迎訪問“中國水利”網
           

      主辦:中國水利報社 設計制作/維護管理:北京激浪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  投稿信箱:abc@chinawater.com.cn 編輯部電話:010-63205285,18511059159 業務聯系:010-63205284